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椿桦的博客

信息时报评论主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日薪1斤包谷VS年薪6000万  

2008-07-30 10:43:00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代课教师拿有代表性的40元月薪,当然是低得与时代有些脱节,但这却算不得新闻。如果这点工资能跟着物价指数有一点上涨,倒也勉强正常。但事情有时偏偏与经济规律与生活规律背道而驰,在我们刚刚听闻统计局宣布城镇职工平均工资又上涨了多少之后,一条关于代课教师年薪只有365斤包谷的新闻让我的眼镜跌落在地。
  这位教师名叫李兹喜,在贵州罗甸县班仁乡金祥村油落小学已任教13年。据《贵州政协报》7月29日报道,李老师全年的工资收入是学生家长凑份子的365斤包谷,按当地每斤8毛钱市场价计,他的日薪相当于8毛钱,月薪相当于24元。李兹喜19岁开始就承担了金祥村全部的教育重任,他既当教师,又当校长,同时还是勤杂工。除了上课,他还要到山下背水给孩子们喝。学校经费紧张时,他甚至把家里的猪变换成学生崭新的课本。而他自己家里却经常断粮,以至于不得不请求学生家长将包谷提前发放给他。
  原以为,经过教育部的清退,以及舆论的持续关注,代课教师问题早就不该是一个问题了。但近几天连续披露的“代课教师工资试比低”的新闻实在令人脸红——7月21日,另有消息说,贵州务川县黄都镇的小学老师杨贤祥,办学22年,仅靠44.5元的工资养活家庭——我们这些貌似与李兹喜们无关的人,拿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于他们的工资,一下子感觉到了愧疚,在他们面前,生活的优越仿佛成了一种罪过。但我们不能确保那些最该脸红的官员真的脸红了。毕竟,这样一种本不该发生的新闻,还在持续不断地发生着,而它的发生正是政府失职的产物。
  做为小市民的我们,凭什么对李兹喜们有愧疚感?原因大概是,我们同样都是靠工资吃饭的人。但就在昨天,国家统计局发布平均工资增长的好消息时,我们还在抱怨自己的工资并没有涨。这说明,我们都以为自己的贡献是超值的——凡是拿工资的人大概都这么认为。于是就想起了平安老总马明哲先生,他前几天曾公开宣称,他的贡献对得起6000万元年薪。但是,那些默默无闻的代课教师们,为何不曾在待遇上斤斤计较?原因无非是:他们是“代课”教师,没有名份;他们热爱教育事业,不计较报酬。
  然而我却要为他们说句公道话:他们的工资远远对不起他们的贡献!包括平安集团在内的企业高管宝座,从来不缺乏竞争者,但代课教师却是无可取代的,没有他们,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很可能无处读书——那些受过正规师范教育的教师,几乎没人屑于去大山深处教书育人,这就是为什么国家清退民办教师之后,代课教师并没有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的原因。这些代课教师,有知识有文化,外出当个清洁工也至少会拿到数十倍于现在的工资收入。如果不是怀着对教育事业的忠诚,他们何以从青丝坚守到白发?
  教育的虚弱是人民的虚弱,教育的穷困是未来的穷困。在这些代课教师面前,谁有底气宣称自己是无可替代的精英?这样看来,政府一刀划开“公办”与“代课”的鸿沟原本就是失策的。当然,“日薪1斤包谷”的新闻更值得追问的还在于:国家与地方对义务教育的拨款到底去了何方?法律关于“教师工资不得低于公务员”的规定,是否将代课教师排除在外?代课教师地位到底应向工程师看齐,还是让其成为太阳底下收入垫底的职业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