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椿桦的博客

信息时报评论主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躲猫猫”是案件而非宣传样本  

2009-02-25 09:25:18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云南青年李荞明意外死于看守所,警方称是玩“躲猫猫”游戏时羁押人员间发生冲突所致,引起舆论广泛质疑。最新的两条消息可能如很多人所料,司法调查没有取得什么进展——《新京报》2月24日报道,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曾表示,24日前后将公布司法调查结果,但省委宣传部23日证实,调查结果还不能公布。另据《新闻晨报》同日报道,上海两名法律界人士指出,宣传部门组织网友进入看守所调查,违反了法律规定。
  实在不愿意将两条新闻透露出来的结果扯上因果关系,不愿意将宣传部门好心组织网友介入案件的调查,视为调查结果不能如期公布的原因。如法律所规定,除公、检、法工作人员和律师之外,其他任何人是禁止进入看守所的。但宣传部门却可以组织网友进入,除了表明宣传部门重视公众质疑,且具有开创精神,同时也表明其权力之大。一个普通的农村青年之死,引来如此层级机构的关注,从侧面表明了此案的非同一般。
  尽管组织网友调查案件有违法之嫌,尽管宣传部门与网友调查团成员都反复强调参与调查者都不是托,但对于此案来说,我认为这都不是一个大问题。因为无论这些情节是否存在,都无助于真相的明朗,毕竟,这些组成人员都不是专业的办案人员,包括组织者本身也不是。但是,连日来我们所接触的大量新闻,都把宣传部门当成了主持案件调查的主角,负有办案职责的司法机关,反倒显得低调了许多。这一点,或许才是调查进度缓慢的主要原因。
  这就无怪乎,人们怀疑司法在“躲猫猫”事件中“躲猫猫”,无怪乎人们担心“躲猫猫”事件会变成“周老虎”事件。事实上在“周老虎”案件公审时,也曾出现过宣传部门的身影:庭审允许各界人士旁听,但法院称座位有限,欲旁听者必须由当地宣传部门进行资格审查,然后“择优”参加旁听。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主管意识形态的宣传部门,又多了一项司法核查的工作。
  “躲猫猫”一案,无论是司法调查,还是新闻发布,公安与检察都完全胜任且系职责所在。党委的宣传部门不宜直接介入其中,这不仅是职责有冲突,更重要的是,此举不但不会引起公众好感,反而会加深舆论的质疑。组织网友调查团的本意,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给外界一种“公开透明”的印象,树立民间介入案件调查的样本。然而由于网友调查团和宣传部门一样都不够专业,且调查过程中除了笔和纸禁带包括相机在内对调查有利的工具,才导致调查形同作秀,宣传部门此番组织工作反而弄巧成拙。
  当然,云南省若将“躲猫猫”调查过程视为危机公关也未尝不可,扭转公众对政府及司法机关的不信任感,确系当务之机。但让宣传部门在司法案件中担此重任,显然不是理想的选择。最合理的方法,莫过于让民意及立法机构介入,将这事儿交给人大代表监督调查,无疑要比宣传部门组织网友调查团靠谱。
  无论如何,“躲猫猫”首先是一起司法案件,化解公众对司法的疑虑还须从司法部门本身着手,而不是靠危机公关的手段解决。司法诚信的确立首先要靠司法机关拿出过硬的证据、公正的决心,及公开透明的诚意。否则,再高明的危机公关手段,都可能构成资源的浪费、对法律的伤害,甚至加剧信任危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92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